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遵义文艺10010

坚持铸就永恒、自由成就辉煌!2017-有你.有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遵义/名城已经八百岁  

2014-09-06 04:02:01|  分类: 黔北政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作者:贺黎明

马年来了,岁月的春风倏地唤醒历史的记忆,回眸家国山河的地覆天翻,当然令人惊异和感叹,但如果从更宏观、更长远的时间段去关注或聚焦我们居住的城市,梳理它的前世今生,恐怕会生出更多唏嘘和感悟。这种蓦然回首的凝望,该又催生我们对自己、对名城、对现在、对未来有何样的情愫和期许呢?只有知道历史,才能瞻望未来。

从公元1176年,也就是南宋淳熙三年,杨轸驾着虎车从白锦堡将治所迁往穆家川起,遵义的建城史已有八百多年。这是一个比上海、贵阳、深圳、天津等知名城市建城更长的时间长度,八百多年,从社会学的意义和城市成长的岁月来看,都算得上一个不长不短的时间。八百多年,包含了数十万个日出日落,包含了八百多个春夏秋冬,包含了一个个或短命或长寿的王朝,包含了一年年或丰饶或贫瘠的收获,包含了几十代黎民百姓生活的时光。八百多年,在这块土地、这座城市,有一年又一年的东风吹过,有一年又一年的洪汛流过,有一年又一年的春花秋月,寄托了一代又一代遵义人的喜怒哀愁。

八百多年或许是平常的,它年复一年演绎的,无非是人类一代又一代的生存发展故事;八百多年更是波澜壮阔的,它象一条勇往直前的发展洪流,其间,有无数遵义先民跰手砥足的刀耕火种,也有无数先辈的开疆辟土,有他们对家园建设的执着和辛劳,有他们对人生、对于故乡的那份挚爱。正是一代一代人在这块土地上的开拓耕耘,才奠定了黔北农耕经济的基础,才使得遵义拥有了“黔北粮仓”的称号。当然,还不仅仅是农业,还有近一百年以来,现代工业的种子在这里萌发生长,从最初的生活资料,如火柴、面粉、酒类的生产,到1815年茅台酒在巴拿马博览会的惊艳亮相,到新时期航天飞船上精密部件的生产,代表了我国科技和工业尖端水平的IP产业、电器、国防军工生产……在这里蔚为大观,使遵义工业产值和工业增加值堪称贵州翘楚。

遵义八百多年的历史是一部雄伟的传奇。从南宋起,有冉琎、冉璞兄弟以反抗反击侵略为己任,让“上帝之鞭”折戟钓鱼城下;有明万历年间,著名的平播之役,血染海龙囤,改土归流,杨氏土司在播州700年统治终结......还有明末清初的兵燹战乱,刀光剑影。进入近代后,又有川、黔、滇各路军阀在这块土地上征战杀戮,各路枭雄竞折腰,你方唱罢我登台,为名城不同发展阶段的社会、经济发展带来了或积极或消极的影响,给成千上万的庶民百姓,留下了种种痛苦和劫难。到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,伟大的红军历经千难万险来到遵义,一系列最惊险、最神奇,决定中国红军命运、中国革命命运的会议、战役都在这里发生。伟大的遵义会议、娄山关大捷、四渡赤水战役等等,使遵义中外闻名,从一个西南小城成为举世瞩目的红色圣地,在中国革命的千秋伟业史上,镌刻下光彩熠熠的印记。

作为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家首批公布的24个历史文化名城之一,遵义近代以来的红色文化是遵义历史文化中最为夺目的一页。但从遵义八百余年建城史来看,不同历史时期的文化发展,更像长长历史文化链条上的粒粒珍珠。这些文化发展,既有不同历史时期统治者的推广和力倡,也有来自乡土、来自家传的文化自觉;既有在某个特殊历史大背景下,引发的种种偶然,更有这方土地经久弥新的文化传统。比如八百年中的前期,一代代杨氏土司中的杰出者对于播州文化的继承与拓展,对于中原文化与黔北文化交流融合的种种努力,使黔北文化在南宋至元明的几百年间得以光大和发展。之后,在明末清初的南明时期,在清末的咸同年间,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,在西南甚至整个国家都处于战乱频仍、社会动荡不安的形势之下,遵义文化发展的脚步都没有停歇。再早,有南明遗臣纷纷来遵义避祸,传文讲学。稍后,又有沙滩文化的兴起,郑珍、莫友芝、黎庶昌等众多先贤集其大成,为遵义建城以来的文化图卷绘上最为厚重的一笔。以至赢得“天下之学在贵州,贵州之学在遵义”的美誉。上世纪三四十年代,抗战军兴,遵义不仅是抗日的军事大后方,在文化上,也形成了一道别样的风景。浙大西迁到遵义,留下“文军长征”的传奇故事。众多文化名人竺可桢、丰子恺、茅盾、熊佛西、钱穆、张其昀、端木蕻良、徐悲鸿等等,他们在川黔道上或留下匆匆而过的文化背影,或居住经年、授业传道,为遵义的文化留下深深的烙印。历史的记忆,首先是文化的记忆,正是八百年来的无数先人及文化先哲们在漫漫历史旷野里的耕耘、跋涉,才一砖一瓦、一椽一木建成遵义历史文化的殿堂,才使我们能够站在前人的肩上思想当年、遥望未来。

观今日遵义之气象,已让我们很难想象当年杨轸选择城址的情景细节:杨轸驾车挥鞭,踌躇满志、指点江山,颇有王者风范。但我觉得这更像表演的场景和文人的穿凿。古代城市的形成,不似现今规划局笔下新区、园区的部署。历史上,城镇的形成更多是社会发展、经济发展的选择。在封建社会,特别是在经济并不发达的地方,靠“政府行为”、撒大把银子来建一个城市是很难想象的。那么,当初遵义城之形成恐怕也和更多古城的形成一样,都是一方经济社会长期发展的必然结果。当然,如果我们认定杨轸选城这段史实,八百年后遵义人气之旺,也说明杨轸的眼光确实不错,以遵义优越的宜居性也足以让“播州非人居之地”的说法不攻自破。八百多年之后的遵义城,已是贵州省除省会外的第二大城市,整个行政区划、国土面积达三万平方公里,差不多和海南、台湾相当;全市人口达到700余万,中心城区常住人口和外来人口亦有百余万。这样,以遵义现有的中心城区面积和人口来计算,遵义不仅是名城,也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中型或大型城市了。遵义八百多年城市化的历史虽然漫长,但真正发展变化超快的阶段,还要算近几十年。在新中国建立之前,遵义中心城区人口不过几万,城市建筑大多不过是简陋的砖瓦房和茅草屋。有上世纪二十年代的遵义城照片为证,那时,遵义老城城墙蜿蜒,城内各种民居参差林立,依山傍水,一弯浅浅的湘江河,河上有跳蹬桥,河边有碾房……那时的遵义,与其说是座城市,不如说更像一个宁静的古寨和村镇。几十年的时空转换,遵义已蝶变成颇具现代气息、拥有十多张亮丽名片的新型城市。不要说当年的杨轸无法预想遵义今日之变化,就是今天生活在遵义的本地人,也常常会为故乡日新月异而惊叹。

亘古不变的是岁月的阳光,历经八百年,依然照耀在年轻的古城。穿城而过滔滔不息的湘江河,依然逝者如斯。太阳每天升起、落下,街头天天有匆匆而过的行人,天天有川流不息的车辆,超市、集市里摩肩接踵的顾客,不断扩大的市区、不断成长的高楼天天在抒写遵义发展的故事。与城市一起成长的不仅是名城外在的形象,还有名城的精神和文化。作为历史文化名城,遵义悠久的历史文化,包括上世纪以来的红色历史文化等等,是一代代遵义人最珍视的精神文化传承,这些传承也铸就、延续了一代代遵义人的精神或性格特征。比如,遵崇礼义、见义勇为、急公好义、实事求是、开放包容、谦逊好学、勇于超越、勤劳开拓……这是遵义人历经八百年岁月洗礼留存下来的比物质更为宝贵的财富。这也是遵义面向未来,走向辉煌明天的不竭动力。

遵义已经八百年,这是筚路蓝缕、风雨阳光的八百年,时间成就了遵义的美丽、遵义的文明。但是,如果我们登高望远,如果我们俯视自身,我们就会发现,在名城的美丽和文明背后,依然有种种缺憾:我们身居的城市虽然变了、大了,但城市部分建设的杂乱无章,雾霾、拥堵,个别触目惊心的环境污染,少数市民常见的不文明行为仍让我们感到了城市之殇的沉痛。从八百多年前走到今天,一代代遵义人孜孜以求的发展固然要追求物质的富足,但我们更要珍惜城市的青山绿水,城市清新的空气、明媚的阳光。更不能遗忘这座城市传承给我们的种种文化的记忆、美丽、温暖的乡愁。站在新的历史起点,八百年后的遵义人理应把遵义建设得更好。

遵义已经八百年,人们生活在这座古城,既是一种幸福,更须有一份责任和担当,作为这座城市的子民,我们需要继往,更需开来。八百年的春风已鼓动遵义这艘航船走过漫长的航程,极目遵义发展前景,有如唐诗之比喻:潮平两岸阔,风正一帆悬。遵义的今天,要靠我们把握;遵义的未来,要靠我们创造;遵义的明天,我们尽可以展开美丽的想象。

(摘自当地官方媒体)

 遵义:名城已经八百岁

摄影作者:胡志刚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