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遵义文艺10010

坚持铸就永恒、自由成就辉煌!2017-有你.有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关于桐梓县境土司与土官的研究  

2014-09-22 01:03:46|  分类: 遵博百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提要:经余多年探究,感觉桐梓一县的土司土官,似与他地甚是不同。其特点为出现晚,辖地窄,势力弱,延续短,以汉族为主体,均为外地奉旨迁入,以战功受朝廷封赏,奉朝廷为正统,以朝廷的名义统治辖地,与辖地居民的关系乃官与民、族长与族人的关系,等等。与其说是土司,还不如称其为朝廷封赠的羁縻建制的世袭土官,更为确切。

主题词:桐梓  土司土官  存在  性质  研究 
         在人类历史方面,桐梓一地,有着许许多多未解之谜,至今未能破解。譬如,考古研究确定,二十多万年前的旧石器时期,就有人类活动乃至用火的遗迹。可是其后,旧石器时期的“桐梓人”,就好像在地球上蒸发了似的,居然二十多万年不见踪影。人不见人,墓不见墓,毫无踪迹。直至两万年前,才又在县城郊的马鞍山偶现尊容。随即,又消失在莽莽野山之中几达两万年。仅仅一千三百多年前的唐代贞观年间,始在今桐梓县境置了个夜郎县,就此,历史学界的历代专家们还争论不已,这个县置于何处,迄今尚无定论。据说贬了个诗仙李白来夜郎流放,有说来了有说没来,还辈辈代代吵个不休。不管如何,在这块地方,总算又有了人的迹象。但是直到如今,除了县名和李白的流放,中国历史上关于这块地方仍是一片空白。这个夜郎县置于何处,管辖凡几,人为何种,数有几多,官为何衔,姓甚名谁,等等等等,举凡一切封建行政建制所应有的一切,竟然正史、野史、方志全无记载,一片空白,除了传说还是传说。即令县境方志偶有涉及,也难辞牵强附会之咎。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。硬要说属于有史料价值的文字实物记载,实在说,今存最早的只能首推元代元统元年癸酉(1333)张长官开修松坎堰的摩崖了。可是这迄今仅七百来年的古迹,对于有二十多万年古人类历史的桐梓,对于有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史的神州古国来说,这点历史未免也太短了吧。而作为人类活动历史特别重要的佐证之一的墓葬考古,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至今,贵州、重庆等省市博物馆考古工作者,在桐梓县境内历五十多年的考古发掘,发掘清理了数十座宋墓,获得了大量有重要意义的丰富成果。但是迄今为止,却从未发现过除清代宋代之外的任何墓葬。这就奇了。文字的历史可以毁于兵燹水火,用泥土石头修之唯恐不牢固的墓葬,却不是可以全部顷刻之间消失于一旦的。就算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以前都是自生自灭,那么,中国五千年文明史的前四千年里,周遭都有人群在生产生活,不可能就桐梓这块地方没有人烟吧。既有人群,就不可能不死人不埋人吧。为什么夏商周春秋战国秦汉隋唐,乃至元明,几千年的这么多朝代都不见墓葬呢?这样整整齐齐的历史断层,不是太有点离奇了吗?!
所以我认为桐梓一县的历史还大有研究的广阔疆域,值得我们为之奋斗。 
       仅就桐梓一县的土司与土官,自古已有之。但于此的研究,却长期以来几乎是空白。实感遗憾。本文试图就此做一探索,以求教于方家。 
       经余多年探究,感觉桐梓一县的土司土官,似与他地甚是不同。其特点为出现晚,辖地窄,势力弱,延续短,以汉族为主体,均为外地奉旨迁入,以战功受朝廷封赏,奉朝廷为正统,以朝廷的名义统治辖地,与辖地居民的关系乃官与民、族长与族人的关系,等等。与其说是土司,还不如称其为朝廷封赠的羁縻建制的世袭土官,更为确切。详见于后: 
       一、唐代置夜郎县以前,今桐梓县境无土司及土官
       经本人长期反复搜寻和研究,至今尚未发现,今桐梓县境内在唐置夜郎县以前,有过土司和土官设置及存在过的确凿证据和文字记载。因此,在没有新的证据出现的情况下,似可以认为,在唐代设置夜郎县以前,今桐梓县域内,没有土司和土官的存在。 
       二、置夜郎县至建播州期间未见土司土官及流官之设置
在唐代太宗贞观十六年(公元642年,壬寅,下同)置珍州夜郎郡下设夜郎县,至唐僖宗乾符三年(876,丙申)朝廷遣杨端复播州,并世袭其守的234年之中,今桐梓境内亦未见有关于土司土官的文字记载和实物佐证。同理,也可以认为,在此期间,桐梓境内仍然没有土司土官的存在。
  
三、置播州后桐梓县境长期未见土司土官及流官之设置
在播州的前期,虽然因为战功,朝廷封赏了若干的功臣官职并敕其迁族人居播地“世袭其守,永镇边夷。”但是实际上,分封于桐梓境内的几位杨端属下的重要部将,都几乎是在封赏的同时,因朝廷调用和自返原籍而离开了今桐梓县境,实质上并未赴其职守。(此情以下将详述之)所以,播州前期的两百多年间,今桐梓境内依旧没有土司土官的直接存在。只是笼统地分别归属于南边的播州、北边的珍州、溱州所属的带水、夜郎、溱溪、荣懿、扶欢等县。只有县境南部蒙山以南的地区才属于播州土司杨氏土官的辖区。
四、宋元间始有土司土官设置
实际上,在今桐梓县境内,进入正史的关于土司土官而又和县境直接相关的历史记载,最早的恐怕就只有下述两条了:  
《贵州通志·土司土民志》载:“真州副长官骆氏  《宋史·徽宗纪》大观元年(1107),涪州夷骆世华骆文贵内附。二年六月乙酉以涪夷地为珍州。《地理志》珍州下,大观二年,大骆解上下族帅献其地,复建为珍州。《诸蛮传》高州蛮下亦云:大观二年,有骆解上下族纳土,复以珍州名是,是真州之骆,出世华、文贵无疑。”上下骆解,即今之桐梓县与正安县接壤处的黄连乡的上骆解(今已讹称为上螺蟹)下骆解(今已讹称为下螺蟹)两地,该乡该地长期以来一直属桐梓县管辖。迄今两县接壤处骆姓居民甚多。
  
“珍州田氏   (宋太祖)乾德三年(965),七月,珍州刺史田景迁(“迁”有作“千”、“仙”、“平”者,待考)内附。(太祖)开宝元年(968),珍州刺史田景迁言:本州连岁灾沴,乞改为高州,从之。(考《宋史·高州蛮》云:高州蛮,故夜郎也,在涪州西南。宋初,其酋田景迁以地内附,赐名珍州,拜为刺史,以地多火灾请易(朝廷允准改名高州,时称西高州)。今年(徽宗)(大观二年1108)有骆解上下族纳土,因复以珍州名云。”         
  
这是今桐梓境内土司土民存在史实中,最早、最准确、最完整的正史记载。这足以证明今桐梓境内自宋朝始有土司土官。只是而今的上下骆解仅有两个小小的自然村落孑遗在今桐梓境内,遥想千年前,骆氏两土酋内附时,所纳之土定当不止于此,许应包括今正安、绥阳、道真和桐梓四县的相当大的一片地域,否则,朝廷岂肯以一弹丸之地,在已废多年后复以珍州为名,并封其为副长官,后改称真州副长官。
  
在今桐梓县境内,川渝黔交通重镇松坎场,有一处史志学界公认的古迹:贵州省境内仅次于遵义县大水田的,建筑最早的人工水利工程——松坎堰。在该堰中部一侧悬崖之上,镌刻着一通摩崖,上书:“大元岁癸酉张长官开修此水元统元年记”。此乃今桐梓县境内于元代即有土司土官的铁证。这里的文字和实物都明白无误地记述了,元代有张姓长官曾经镇守此地,并开修了松坎堰,“陂爬抓溪之水,沿场后石壁三里而入沙湾之田,右沿马鞍山而入黎氏坝之田。……溉田多亩。”虽然,至今我们尚未能考察到该张长官的名讳、职衔、何方人氏、任免时间等等,但有几点则是明确的,即张长官确有其人,张长官开修松坎堰确有其事,摩崖犹存石壁,堰水依旧溉田,民众还在受益,人心依然思张。
“《遵义府志》云:按《元史·地理志》,八番顺元蛮夷官,后有管番民总管。其属诸等处注云,各设蛮夷军民长官,播州军民安抚司所属当亦然。史载府一,等处十九,不称等处十二,大率皆有土官,今其地且半不可考矣。……曰:溱洞涪洞等处,桐梓县郭外有溱溪,有方家洞,水暗达涪州,即其地。……据此则桐梓之有土官固不殊于各等处矣。”(末句见民国《桐梓县志·土官》)
  
此外,根据家族谱志记载,自元朝起,陆续又有些来自中原的豪雄大户,奉朝廷旨意率兵入播,以战功分封为“世袭其守,永镇边夷”的土司土官,其中就包括再次入播的令狐、成、娄、梁、赵等大族。
  
五、桐梓县境存在过的土司土官
在桐梓县境内,很久以来就流传着“成、胡(在桐梓方言中,通称令狐为hu)、杨、赵、王、张”的口诀,以前没做深究,天然以为就是藉此通称桐梓的大族,但又不明白,为什么有些人丁兴旺分布亦广,并不亚于上述六姓的大族又不在其内。近来反复研究之下,方才弄清楚这就是土官土司和其他氏族的界限。仅仅是没有包括下娄化里的娄、梁二姓而已。这六姓就是早年的上娄化里的六姓土司土官。其时上下娄化里几乎就是今桐梓县全境。所以,可以认为,在土司土官全盛时期,桐梓的土司土官就是上娄化里的成、令狐、杨、赵、王、张和下娄化里的娄、梁八姓。至于其他久居桐梓的大大小小的氏族,则是在不同年代以不同的原因,先后从外地迁入桐境。以至于今日之桐境,六十八万人口中,早已无一本来意义上的土著、原住民了。关于这一点,虽然史无明载,但根据现有方志及各姓族谱所载,即可互相佐证之。仅引述于后:
《贵州通志·土司土官志》引《瓮安县志》云:“会南诏陷播州,久弗能平。(唐)僖宗乾符二年(875),下诏募(骁)勇士,将兵讨之。太原杨端应募,帅其乡人令狐、成、赵、犹、娄、梁、韦、谢八族复之,(犹)崇义其一也。”令狐、成、赵、娄、梁五姓封于今桐梓境,以归化司名之,隶于杨氏播州。但事实上,该五姓以各种原因均未就任,又几乎都是至元代中期,才又以各种因由再度入桐境定居并仍任土司。犹崇义“封于瓮水”“设司江界河”。其后一支迁桐梓元田坝,五世孙犹道明中进士在朝廷供职,殁后葬于桐梓元田坝,其地有犹道明故宅读书处及其墓。(《犹氏族谱》)
  
其中,杨氏因其统辖全播,族人世代散居于播州各地,繁衍生息,为当然之义,且以其贵族身份行土司之权也是必然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而其他五姓则情况各别。此下将详述之:
  
民国《桐梓县志·土官》载:“然而,当日桐梓,仍旧夜郎。时隶播时隶珍时隶渝之南平军,播有宣慰宣抚安抚各土官,……惟桐梓由州而县由县而驿,上而长官下而把目土舍,未必不如真州之郑氏葛孙后裔、骆氏世华文贵,仁怀之袁鐤可以确定其地确指其人者。特以年湮代远方策无存,仅据父老之传闻,乡里之遗迹,土官原委祗得大概而已。”
成姓:《成氏家史》载:“唐僖宗乾符二(应为三)年,帝命我四十五世祖展公率师(十四姓)诸公入播,平南蛮反叛,奋战六年,平定南诏,帝命平南诸将永镇边夷。而我展祖仍返原籍山西太原,又传二十余代,历时四百春秋。至元太祖十六年己卯岁(1280),因古夜郎即川黔地有铁头僧诱惑诸夷作乱,帝命我昌公祖率师平播,力战数月,败铁僧于鼎山城。播地平定捷报传京,元帝加封昌公祖太尉平播大将军,都戎指挥使,赐地夜郎里溱水涧坝(今三座寺上坝一带),领照为业,定居至今。”
  
“于元须(顺)帝三年乙亥(1335),昌公祖奉命平乌黎之乱,为流矢所中,殁于王事,乃送灵柩回太原安葬,行至(元田)西山铺途中,绳子突断,灵柩坠地,经三续三断,故停柩于此。又名栖丧铺。请巫占卜,意及昌公不愿回原籍,愿安葬于此。于是测定朝阳山腰(今三座村后泥坝)为昌公安息之所,其谭氏亦墓于斯。迄今近七百年,传代二十余世。”

民国《桐梓县志·土官》载:“又按《心斋随笔》载:唐时入播七姓,……之后当亦世为土官,今无考矣。县中令狐、成姓最蕃。即其后裔采册:唐僖宗……成展敕封中军右护卫将军,总领镇戎侯,平播奏凯旋师。其后裔成昌,在元时敕封平播参军,追封奉议大夫,赐剳安居。子成俊袭职,籍管提调重庆播州等处地方。三世成嗣宗袭职管军,升授同知都匀军民府司马大夫,又授云骑尉,升奉议大夫。其墓俱在涧坝村,子孙世居,其官称不可晓。”此即成氏于分封后,返回原籍,四百年后,后裔再度奉命入播,再度立功受封于桐境,遂为土司。
  
令狐姓:《令狐氏续修谱志》及《令狐氏史话》载:“公元876年即唐僖宗乾符三年,令狐頡第四十九代嗣孙令狐滈,官拜左护卫将军,偕同杨端、成展、安增、郑畋、罗荣、骆世华等七将军领兵入播,,奋战六年平服南诏后,官拜左护卫将军,镇抚播地。后加封为西川节度使,世袭相传,并奉旨永镇边陲。令狐滈殁后,国葬于阆州(今四川阆中县),其子令狐振袭爵,任左护卫将军,镇守葫芦关等关隘。”

“第六十五世(令狐)元,字维新,配谢、李氏子益、武。(注:明太祖时即公元1368——1398年期间,四川阆中人,令狐元任镇殿将军、义勇侯,监管粮饷,督军事。时年七十多岁,率子益、孙彪,平乱入播。益袭父职。武回山西原籍猗氏县承宗祀。)……令狐元……率子益、孙彪,平溱、播二州,大战捷阵溪,智夺鼎山城,功成留守,镇抚播地。”“……智诛蛮僧,安抚余众,逆者逐于不毛之境。令狐元三代获功,受赐永镇边陲。其子孙世承祖业,后世居川黔滇三省,尤以黔北桐邑为多。”“子益孙彪俱世袭,曾孙昌官封宣慰使司宣慰使,兼管军民事。生八子,钦、鉴、镜、钟、锡、铨、鏞、钢。迄今一、二、三、五房仍居原籍(桐梓)”“元、益、彪、昌四代祖墓葬蒿芝坝团圆堡(即今桐梓县城南三里旧城坡南侧)。”此即令狐氏入播分封升迁、再入播、再受封、定居桐邑并传承至今的历程。 民国《桐梓县志·土官》载:“鼎山城土官  (黄志)明初明玉珍据有蜀地,遣铁头和尚前来鼎山争据县城。相传,铁头和尚身硬如铁,枪刀难伤,土官令狐氏知其不可力争,扬为欢迎,阴怀毒计,一日酒后,餂以甘言。和尚自言,惟喉下难逃武器。令狐土官遂醉而杀之。据此令狐氏亦任鼎山土官。特缺其名,无由参考。又芦里仙凤山宝藏寺钟上铸有‘正都阃杨、管长官令狐、提调府鲁智宗、头目赵青等施主’,惟鲁与赵有名,而杨与令狐只有姓。后书嘉靖三十三年正月吉旦,可知明之中叶桐梓土地仍归土官管理。”据前令狐氏家谱所载,其土官即是令狐元及其子孙无疑。
赵姓:《天水赵氏西南总谱》载:“扶欢赵氏远祖赵贵之八世孙赵赞,于唐德宗建中四年以户部侍郎迁判度支,同年被李怀光诬劾,贬迁播州司马,为扶欢赵氏入播始祖。唐僖宗乾符三年,太原杨端平蛮入播,赵赞之六世孙赵开黄应募参赞军务,因功世袭綦江扶欢长官司,落业四川綦江扶欢堡。开黄曾孙赵祯,官讳高峰,宋神宗元年登进士第,出任长沙太守,政绩卓越。……峰祖年八十,三续焦氏,生一子名参仰,又名一娃,后复任长沙太守。……参仰生二子,长子外政,为乐山房其后居夜郎剑坝、吼滩、杉木台等地。次子学政,为西山房,其后居四川綦江扶欢坝。”扶欢坝一支后裔又迁居桐梓夜郎坝,传承至今。
  
民国《桐梓县志·土官》载:“夜郎坝土官   在今夜郎坝,土官坟墓至今尚存。旧传夜郎坝有太白坟,其实皆前代土司坟也。查坟上碑碣,有绝诗四首,中有“赐姓随龙,金枝玉叶”等语。惟宋代皇族系属赵氏。按《宋史·诸蛮传》大观二年,木攀首领赵泰以地内属,或者赐姓于宋,世为土官欤。且《何志》称,赵泰墓在夜郎坝凤凰阁下,亦足互证。又据《何志·寺观门》,夜郎显灵庙系明时敕建有祀土官赵二司赵五司等语。据以上诸说,唐宋以来夜郎坝土官系属赵姓,但名灭不传,无由参考。又赵氏家谱,其先祖赵世禄任明代土司官。”《志》《谱》两相对应,至少可以证明赵氏族人从宋代起,即在扶欢和夜郎两地长期担任土官(扶欢一地曾长期隶于桐梓县,)。
王姓:《太原王氏》载:“……元开祖字民康,室马氏,宣德初,因大败云贵叛逆,战阵有功,正德四年己未(1439)授渝州提督总戎。正统五年,为平荆州(今赤水土城)蛮夷之乱,公奉命率八卦(?或为封)南征。至天顺二年(1458)加封奏凯将军,克定留守播州仁怀,择地小溪里官坟坝,又名王村。后落业桐梓县桑园坝(今三元坝),是为吾族入桐始祖。元开公生九子,即乾、坎、艮、震、巽、离、坤兑、晟是也。元开祖以战功起自陕西省周至县八甲里巫坝黄板桥……因之入播,上谕镇守各地,分承宣慰世袭掌边,略地承粮受丈,各经数十里,各房分镇各地相厥攸居。”“成化元年(1465),元开公正寝桑元坝,葬于水龙岩。……故祀公为入黔始祖。公生九子……三子礼字艮斋,配李氏生良恭,配刘氏生辅、佑二祖,分承宣慰世袭掌边,驻节柜岩,其子孙落业桑元新站。”
  
张姓:《张氏族谱》载:“张之先自……今北直广平府清河县,此清河郡之由来也。后迁江西吉安,再迁楚北麻城。至统、总二祖,因避红巾,潜奔巴蜀,派衍荣、华、富、贵、金、玉、满、堂八房,聚处五世,各分东西。……如侬一支,荣祖分派由璧山入播。张烨始(任)武骧卫。至嘉靖元年,播州宣慰司杨鉴,拨黄平头目移立松坎驿。伯曾祖张涌授安抚司。十四年,曾祖洵继司位。……传祖绍宗及父烛。及应龙肆虐……堂叔炉时为草塘头目,从总兵马孔英入南川,陷阵桑木关。父烛从总兵刘綎,三溪交锋……父陷阵战殁(于娄山关),汉、土官兵暴骨无算,自此司卫俱亡。此老谱之所以不留,人丁之所以仅存者也。后贵州苗叛,……烛子张承胤为总兵,戊午(万历四十六年1618)四月胤殁于王事。秋七月上诏,为死事总兵官赐名旌忠,加祭三坛。令礼官议谥,云嗣无传。荣宗亦无传,嗣亦无传。此入播之长房休矣。”《嘉靖四十二年一月廿八日立分关遗嘱  父张绍宗》称:“……祖父由璧山入播,业于松坎,世授朝廷安抚司。……以烛继,受管地方,上抵三元坝王应界,下抵锣鼓池綦贵芳界,横抵魟头(原谱阙二字)祖父遗置田土山场人民。”
  
又,《赵氏家谱》载:“明天顺成化时,一世祖伯善住播川驿,在张长官衙内任教读,其子清生随父读书。张长官见其聪颖,以女妻之。称婚媾焉。据此则播川土官多系名族,惜代远而名无考,难详颠末。去播川驿四里有地名官家湾(未设流官以前,惟土官可称官家)想亦当时土官别院云。”民国《桐梓县志·土官》亦有此载。
  
民国《桐梓县志·土官》载:“松坎沙湾土官  (桐筌)考沙湾水堰为元时张长官所开。而张氏家谱乃谓松坎安抚司张烛来于明时。岂讳其土官而饰为宣抚乎?况烛既籍松坎,即为杨酋所属,家谱又谓死于征播之难。岂元时长官一人,明时安抚又一人耶?盖松坎当入川驿路,当未设安边同知之先,官斯地者大率皆土人而已。”
娄姓:《续修娄氏家史序》载:然我娄氏因何而居斯土?查谱,天福之孙凌云之子长殿辉、次殿扬,我祖殿邦行三,受总戎之职,镇江南徐州沛县,同山西太原杨端将军讨南诏。唐乾符四年平播后,杨端封播疆侯,殿邦祖开拔牂牁关险有功(高岩山黑神垭,即后娄山关),奉旨敕为夜郎边副土司侯,裂播地之壤接綦南者五百里之地,名曰娄化里,以为世守封邑,代袭其职。遵义与桐梓连界地名高岩山黑神垭,殿邦祖守此关,生一子名珊,故曰娄珊山。珊祖十六岁即膂力过人,与梁宗理同为守关副将,故有娄山梁关之说,后名娄山关。接着,珊祖继续讨南诏,平安顺后升安顺提督,遂居安顺普定县,历唐末五代宋元明约五百年。至明洪武七年,华国祖自安顺归桐梓,明廷仍敕华国祖世袭殿邦祖之职。然上娄化里已属他人,仅得下娄化里——狮溪、水坝塘、羊磴、及綦江、南川县境之地而已。……世守封疆。”
  
《娄氏家乘叙略》(明世宗乙卯科举人嗣孙娄麟于焚经草堂)载:“……至唐乾符四年,天福之孙凌云之子长殿辉、次殿扬,我祖殿邦行三,受总戎之职,镇守江南徐州沛县,与大将军杨征蛮入播。而蛮酋授首没族。旨下以杨封为播疆侯,以慰苗民之心。加封宣劳。又以殿邦祖开拔牂牁关险有功,奉旨敕为夜郎边副土司侯,裂播地之壤接綦南者五百里,名归化司,以为世守封邑,永为司镇,代袭其职。……生一子名珊,扼守黑神垭,取名娄山关,与梁宗理同为守关副将。后任安顺提督。”
民国《桐梓县志·土官》载:“归化司土官   在今娄里水坝塘。据娄氏族谱云,其先娄殿邦从杨端引兵攻取高砦山黑神垭,生子娄珊,继守其地,更名娄山关,以记功勋,世袭归化长官司职。至明万历庚子改土归流,称曰娄化里。谓是里皆开化于娄家也。至今附近有官仓坝,即官家立仓之地。有城隍庙,即归化司之城隍也。是为归化司设土官之始。”
  
梁姓:《梁氏族谱》载:“……而等天祖家声丕振,七世则成鸾祖入川落籍。我祖宗理,忠勇著于楼山关,殁葬黑沙坝。越一世,迁南川箐溪沟,越二世,复移我桐梓下坝。嗣是而瓜瓞繁昌,兰牙迭出。……”
  
《梁氏族谱》载:“据娄梁二姓族谱记载:唐僖宗乾符三年,(梁)等天祖之九世孙梁宗理同郎舅娄殿邦同为副将,奉旨随大将军杨端入播,驻守现遵桐边界之高岩山黑神垭。其后殿邦之子娄珊、宗理之子梁关继承父业,镇守黑神垭。再后娄珊梁关奉命南征,在安顺一带立业。黑神垭一带百姓怀念与娄珊梁关驻军的鱼水之情,遂将黑神垭更名为娄珊关,后称之为娄山关。”
民国《桐梓县志·土官》载:“又按续修通志采册:有唐自宣懿来,南诏迭陷播州。逮僖宗乾符三年,太原杨端应募率令狐、成、赵、娄、梁、韦、谢七族复之。朝命世有其地,遂仿分封之制,以随征之有功者分司其土,仍命世袭。后遂名之曰土司官。”(韦谢二族未封于今桐梓县境)
  
又按于凖《请广举贡疏》云:“贵州土官,世系皆楚豫秦晋之人。时因有功分封袭职世守其地,并非本地之土苗也。其子孙族属,原系汉人,自应照汉人之例,一体考试举贡,俾图上进等语。邱《志》混列苗族。讵知苗族酋长称为夷目,而土官则在未改流之先,以其本地汉人充任之,或世袭之。如所谓土知府土同知土知县土县丞,各职衔名称不一,通谓之曰土官云。”
此即为桐梓县境的有名有姓有谱录有志载的土司土官存在的状况。基本上可以反映出今桐梓县境历史上的土司土官的面貌。此外,尚有所谓陈头箐土官、新站土司城、铜佛坝土官、司土坝土官、石门隘土官、溱溪、涪洞等处土官等等,只因代远年湮,档册无存,其姓氏、籍贯、职衔、任免时间、传承世系、所辖疆域等等,均全无记录,又无旁证,仅有历代方志抄录辗转,愈渐渺茫。是以无法考证,无以确认,无奈只有付诸阙如矣。
  
至于而今在桐的若干大姓氏族,如金、傅、李、胡、苏、苟、邓、周、陈、程等等,则全系元明清民国时期以各种因由移民入境,均从未任过土官土司之类职衔。
《遵义府志》云:“唐蒙谕夜郎侯多同,约置吏,使子孙为令,西南始郡县焉。而蛮夷王侯君长,相承不废,有丞,比郡县,即后之土官也。遵义在汉以夜郎旁小邑为县,其时必有如漏卧、钩町侯、苴兰君长比者,特史未之及耳。自唐末归杨氏,统诸姓八百余年,宋中叶间设州、军未闻有流官及播、珍、溱者,其皆土人为之可知。元之宣抚、招讨、万户,明之宣慰、安抚长官,亦不出数姓。…… ”
  
《贵州通志·土司土官志》引赵翼《簷曝杂记》云:“凡土官之于土民,其主仆之分最严。盖自祖宗千百年以来,官常为主,民常为仆,故其视土官休戚相关,直如发乎天性,而无可解免者。土官虐使土民,非常法。所生女有姿色,本官辄唤入,不听嫁,不敢字人也。有事控于本官,本官或判不公,负冤者惟私向老土官墓上痛哭,虽有官辖土司,不敢上诉也。贵西之水西,本朝初年已改流矣,而四十八支子孙为头目如故。凡有征傜,必使头目签派,辄顷刻集事,流官号令不如头目之传呼也。倮人见头目答语必跪,进食必跪,甚至捧盥水亦跪。头目或有事,但杀一鸡沥血于酒,使各饮之,则生死惟命。余在贵西,尝讯安氏头目争田事,左证皆其所属,倮人争奉头目所约,虽加以三木无改语。至刑讯,头目已吐实,诸倮犹目相视,不敢言,转令头目谕之,乃定谳。”
《贵州通志·土司土官志》云:“《志》云:土司之职类于封建。其先世皆有功德于民,懋赏酬庸,始食其报,其保世滋大,亦非倖获。惟封虽成,为国纪纲法度皆凛王朝,故日进于文化,土司则多取羁縻,竟存放任。如太公之洽治齐,简其礼,从其俗。朝廷不事苛求,但其地皆边系,人尽苗蛮,非有变之道,即当为夷所变,大较然也。……盖其流积者厚,用能变夷,而不变于夷也。今者土职已罢,然其溯其祖宗,筚路蓝缕,以启山林,其勤劳有如在目前者,故为论次如左。”
综上所述,桐梓境内历史上的土司土官,和云贵川大多数地区的土司土官有所不同。桐梓境内的土司土官,尽管也是朝廷赐命,家族统治,世袭罔替的,但都是由汉人奉朝廷旨意,从外地率兵进驻该地,因战功获得朝廷奖赏,奉旨将族人由原籍迁居该地,“世守其地,永镇边夷”的。并非当地土著倚势大族众,割地自雄,以武力扩充地盘,迫使朝廷承认其所索地位和需求,朝廷往往也因国力不逮,鞭长莫及,有限度的降诏“从之”,以示“恩宠’,视作”羁縻”。对于这样的土司,只要一有机会,朝廷就将毫不犹疑的予以血腥镇压,夺回失地。而桐梓的土司土官全属朝廷任命,以朝廷的名义进行统治,与当地居民的关系是官对民、族长对族人的关系。绝非奴隶主与奴隶那样的人身依附关系。土官与族长对属下居民和族人并无生杀予夺,随意买卖赠与的权力。而且,一旦土官犯了朝廷法度,或没有归降新建立的王朝,其职司和权力就会被褫夺,将不再存在。桐梓境内的土司土官,设置较晚,疆域较小,势力有限,且多为随着朝代的更迭,历史的变迁,渐渐自行消亡了,从未出现过举兵反叛朝廷的情况。因此,称桐梓历史上存在过的这种现象为土司,并不准确和贴切。我认为应当直接称为土官更为恰当。实质上,桐梓一县的土司土官,是属于封建制度下的羁縻建制,且出现较晚,延续较短,势力较弱,实管区域较狭,与朝廷关系更为密切,与民间关系更为松散,迥然有别于其他一些地方存在过的奴隶制度下的土司土官。仅从民国《桐梓县志》只设志,而仅将土司列于其下的编纂方法,也可以看出昔日志界前辈对此的态度和严谨的治学精神。
参考文献:
《贵州通志·土司志》 《史记》 《汉书》 《后汉书》
《旧唐书》 《新唐书》 《遵义府志》 《续遵义府志》
《平播全书》(李化龙著)
《桐梓县志》(1930年版)犹海龙 侯树涛 赵元隽编
《桐梓县志》(1997年版)胡大宇主编
《桐梓历代文存》(2004年版)胡大宇主编
《播州杨氏族史》(2000年版)杨金鳌主编
《关西杨氏族谱》 《关西杨氏宗谱》(杨昌智主编1997年版)
《令狐氏史话》令狐昌淮汇编(2007年版)
《令狐氏增修谱志》(令狐世强编1988年版)
《娄氏家谱》(1988年版) 《梁氏族谱》(戊辰季春版)
《梁氏族谱》(梁隆炎 梁后火编2006年版)
《追苗安汉纪实》(胡绪六校点胡周文) 《金氏族谱》
《桐梓傅氏宗谱》(傅伯能傅辅坤编修2008年版)
太原王氏》(王光德等编1997年版)
《张氏族谱》 《成氏家史》(成佑贤主编2001年版)
《天水内江魁山赵氏仲生祖房族谱》(赵光华主编2004年版)
《天水赵氏西南总谱》(赵用书主编2005年版)《犹氏族谱》
《程氏家乘》(程绪攀编2002年版) 《黄氏宗谱》(1994年版)
《舒氏宗谱.》(舒楚泉等编1999年版)《苏氏族谱》(2003年版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0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