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遵义文艺10010

坚持铸就永恒、自由成就辉煌!2017-有你.有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故乡是用来怀旧的  

2014-06-09 14:45:57|  分类: 黔北文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湘江,翡翠般地蜿蜒着自己的风姿。从南 门关直来的万里路在丁字形处又直上北京路,从而铺设一条北行的大通道。丁字型垂直的那头是著名的老城。如今这座城市的精华全部深刻地骏逸地浓缩在老城,为 这座城市增添无穷的高深,环抱在龙山老鸦山之中。这是我的故乡。我在高高的东方建国酒楼里悄悄地深情地眺望着,如醉如痴,故乡啊,我又如期回来,躺在你的 怀抱,在春节的夜里。
故乡是用来怀旧的  (图文原创)


丁字口,遵义人的街景和指向标。一代 人,两代人把丁字口视为遵义城中心。有了中心,城就有历史,就有挥之不去的记忆。童年的遵义电影院和新华书店就在丁字口。记得电影院是木头椅子,只要有适 合儿童和青少年看的电影,学校和老师就要组织学生来遵义电影院观看电影。遵义电影院,还有不远处的群力电影院是我们那个时代的文化的殿堂。记得一次新华书 店买《黄继光》和《智胜敌舰》的图书。我在红色柜子上拿走2元钱,各买一本。回家后被母亲发现2元 钱不知下落。我说买书了,被母亲狠狠地用竹条鞭打一顿。那是我童年唯一买得的两本书。丁字口中间的雕塑过去是岗亭,警察叔叔指挥着来往的车辆。每一次遵义 大型活动,都要围绕岗亭向北或向南或向西,大部都是向西边的老城而去,或从那里出来,因为那边是遵义人民广场和遵义会议会址,一个活动的起始之地。在这里 我看过遵义的庆典,方块队、彩车、游行的长龙。最为壮观的大致是八十年代初期纪念遵义会议50周年的大庆。在遵义堪称“绝无仅有”。许多中央领导专门从北京来遵义参与庆典。

故乡是用来怀旧的  (图文原创)

今夜的遵义丁字口,车水马龙,灯火辉煌,人头攒动。2011年的春节徐徐拉开遵义人新一轮“长征”的序幕。“十二五”从这里启程……

 

我要去看看703车间,一定要去的。那是爸爸的一切。

从遵义丁字口乘车南行,过南门关十多分 钟时间就到达遵义铁合金厂(如今叫汇鑫公司。我不看什么狗屁汇鑫公司,也不知道什么是汇鑫公司。我认的是那些厂房和电炉,还有行车,操作平台。它们只要存 在一天就意味着八五厂仍然存活着,那是八五人建造的厂房和电炉,还有很多机器。只要这些核心设备和那片土地还在,那就是我永远的八五厂。)我从二区(家属 区)沿大路到六栋楼再到703车间,从703车间到701车间,一直走到舟水桥。

故乡是用来怀旧的  (图文原创)

烟囱烟雾弥漫,熊熊烟火从炉膛外溢,昔日的辉煌仍然还在延续,我默默地为703车间祈祷着,燃烧吧!冶炼吧!浓烟翻滚吧!703车间,百炼成钢的地方,我爸爸的工厂。

那年,爸爸想回黔北农村,因为贵阳铁合金厂要求工人们返乡务农(历史名字叫“下放”)。妈妈说算啦,还是去遵义的那个厂子吧,就给金伯伯(金祖书)电话,说明不去农村去85厂。金伯伯当即表示好,并派车到贵阳为我全家搬家。1963年爸爸就从贵阳铁合金厂(又说电石厂)调到遵义铁合金厂703车间,一干就是一辈子,冶炼工,从未换过工种。

故乡是用来怀旧的  (图文原创)

爸爸的身影又出现在电炉旁,熊熊烈火, 燃烧的是矿石,焦炭杠炭锰矿白石子混物——原料。爸爸甩开膀子,穿着劳动布工作衣裤,上装荷包上还印着白色的为人民服务,脚上穿着大黄色反绑皮鞋,对着燃 烧的火焰,一铲一铲地把矿石送入炉里,随即指挥看表工启动电极……炉前,爸爸正戴着粗制厚实的帆布手套用给钢盆浇石灰水,用湿润的黄沙在盆内砌黄沙墙(用 来盛铁水的)……爸爸和工友十多人在铁台上吆喝着用尽力气拉住铁杆往炉眼仝,要开炉出铁啦……爸爸的工作就是这几个动作:挥铲—通炉—扶墙—挂钩。新中国 贵州第一代产业工人。

记得冬天洗澡。爸爸把我带进澡堂。工友 们一二十人赤裸裸地搓以不同的姿势用白色毛巾搓汗垢。当我进入澡堂的时候,工友们就笑呵呵的朝我爸爸开玩笑,大致是现在的黄段子之列的话语。爸爸应对着工 友们的“黄话”,一边脱光我的全身。再把自己的工作衣服裤脱去。抱着我走向淋浴之中,一股特大的温水几分滚烫地从我的头上泻下,我会大叫并且迅速躲开那股 大拇指大的“急流”。严重的时候会发出嚎叫和哭声。但必须洗澡,因为要过年了。

故乡是用来怀旧的  (图文原创)

洗澡堂排除的废水有一条小沟。小沟里有许多散落的像方糖大小的焦炭。我和姐姐曾经在水沟里捡过许多颗粒焦炭,弄回家当冬天的煤烧。

每年春节,爸爸的车间要会餐。什么是会 餐?简言之就是大酒大肉吃上一顿。每逢会餐爸爸会带回“扣肉”“红烧肉”。那些肉会把我一家人高兴够。记得爸爸评选上出席厂级的先进职工一次,就是颁发一 个很大的奖状再就是会餐。这次没大会扣肉,因为是出席全厂的先进好像爸爸不太方便带回。但又赶紧去参加车间的表彰,得到会餐。终于带回扣肉和炸肉。每一次 春节我都没有失望过。

大概是因为我是爸爸的幺儿,所以爸爸休 息的一天要去乡下玩,那一定要带我的。一次,团溪镇有一个叫高石坎的地方给桐梓老乡拜年。爸爸把我带到运输科在一辆翻斗车停住,发上一根香烟驾驶员就把我 们带到高石坎。翻斗车回来的时候,又把我们带回。爸爸在老家很有人气,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爸爸,都说爸爸是一个很有情义的人。在外工作几十年从来不会忘 本。

19776月爸爸退休了,那是因为爸爸怕我下乡吃尽苦头,就以锰中毒职业病的名誉退休,让我顶替进厂。我成为爸爸的接班人。

 

701车间(后来的冶炼一分厂)厂房里。我呆呆地伫立着,一切都过目不忘,就在眼前。那高高的行车轨道的仅有二尺宽,我提着扳手拿着榔头和师傅们走在一二十米的高空上,还跳上行车为行驶中的行车检查抱闸。一号炉到六号炉,尤其是五六号炉,是我经常爬上爬下钻进跳出的地方。19777月我分配到701车间维修工段,定的工种是气焊工,但钳工、电焊工都得会,因为属于值班钳工。三班倒。

故乡是用来怀旧的  (图文原创)

一个小年轻从1号炉推着气滚车出来,天啊,那不就是我当年的影子的么。我经常是车间里拉着气滚车装着氧气瓶和电石桶(乙炔)出现在车间的大小角落。小年轻人被我的直盯盯的望得有点怪异,迅速从我跟前离去。

我跨进成品间。许多锰铁还在滚烫地冒着白烟,有几处还出炉不久,通红地躺在那里。一束阳光从厂房定直泻而下,映照在锰铁合金的银色蓝色上,光亮夺目。

6号炉跟前,几位工人清理炉渣。高高的厂房柱子边站在一位刚刚忙完的小师傅。我问他,你是冶炼工?他脱口而出,我在这儿当冶炼工快20年了才一千多块钱一个月。我不好说什么。哦哦两声,走在六号炉的出炉地儿。铜瓦,还是过去的炉子,铜瓦抱着电极,乱若丝线的大小水管仍然再炉子上方,没有变啊,六号炉。

故乡是用来怀旧的  (图文原创)

一次,我们检修六号炉。我正在调式焊枪的火焰,吸吸呼呼的火焰一伸一缩的。恰巧刘隆志厂领导站在我后面,我哪里知道他老在我身后呢。那长长的火焰差点烧着他。他笑眯眯地对我说,小鬼。用手轻轻地在我脸上抚摸。我几分脸红,又几分激动。至今难忘。

李学友、史作玉是我的班长,陈金泉是我的段长,陈恩泽是段指导员。学徒的我,很听话,师傅们叫干啥我就干啥。进厂的时候我才16岁。一次和指导员在25米高空搭着楼梯焊接六号炉的烟囱。我只有当帮手的份,指导员站在楼梯上焊,我在楼梯下递工具。现在想起都觉得不可能。人啊人。

每一次钻进滚烫的炉子里焊漏水的水管和漏水的不锈钢循环水道。都是李班长和史班长最先进入,我在后面跟着,他们的大腿、膝盖经常被炉内的高温烤出血泡。那会我居然干什么都不会出汗,很羡慕师傅们脸庞上大汗淋漓。

记得那次不属于我们小组当夜班,第二天 一早就听说六号炉爆炸,三名冶炼工殉职。不知世事的我,接连噩梦,有几分惧怕。殉职的冶炼工都是年纪尚轻的男人。他们的家都在农村,拖儿带女,接连几天车 间所有的人们都在悲痛之中。自此每一次检修师傅都提醒大家注意,特别是值班中只要发生严重的漏水现象一定停炉检修,以免引起爆炸。后来,车间再没发生过死 人事件。

故乡是用来怀旧的  (图文原创)

六号炉前的平台曾记录着八五的骄傲。那楼梯就是明证。都还在。当年鲁书记、巫主任他们就是从这个楼梯上到平台,在平台前总理接见了他们,和他们亲切握手。后来鲁书记应招到遵义宾馆和总理共进晚餐。当年省委的胡书记也是这样的程序会见厂里的领导的。

三年学徒,我从未得过什么先进。因为,那是讲贡献的地方。我的贡献肯定不如我的师傅们。19807月我考取遵义师专离开701车间上学去了。

701车间,我梦想最多的地方……永远铭记。

 

舟水桥,几乎没有太大太多的变化。主骨 架仍然还是原来的样。办公大楼沾满灰尘,不知道什么缘故,春节如此浓厚的节日里居然一路上没间一个灯笼,丝毫没有节庆的味。估计是现代企业发展的模式,不 像我们那会,一到春节等重大节假日总会灯火辉煌,热闹舟水。记得当年薛润生老师写的《舟水河的晨曦》发表在贵州日报文艺版,那火热的景象全然消失得无影无 踪。

故乡是用来怀旧的  (图文原创)

没有敢走进办公大楼,只是远远地看着,仿佛像一个不认识家的人,在外伫立半天。真不是家,仅仅是在楼里工作过N年。 怎么如此自作多情呢?怪就怪“主人翁”的岁月。和我真不搭嘎。但是,在楼里我认识,我崇拜过一大批人,都是在楼里完成的。王书记、谢厂长、商书记、鲁书 记、杜书记、罗书记、张厂长、林厂长、王厂长、王总工、赵总师、冯部长、钱部长、周部长、高处长、崔科长、葛科长、曹科长……八五人啊,贵州工业的人们, 一个镶嵌在中国铁合金史诗上的人们。敬礼吧,无悔的岁月,无悔的人们,无悔的中国铁合金工业!扔掉吧,那些金属锰、硅锰、碳素锰铁的金奖银奖;砸烂吧,那 些大一型,全国企业整顿先进的虚名。只要我们曾经谱写过生命的华章,只要为共和国工业鞠躬尽瘁过……

故乡是用来怀旧的  (图文原创)


舟水河边的坡上就是我19年 前的家。建修车间的宿舍楼还在的,很旧很旧,当初我的新房子满脸尘灰,黑乎乎的,那粉红色的墙体褪色,生活最久的平房早已消失在搞楼的基础里。脏兮兮的舟 水坡,还有六栋楼,都和脏兮兮的舟水河搭配在萧条中。破产重新开张的厂子又迅速跌落深渊里。我的感觉,从厂区看工厂,从生活区看效益。一位小伙子告诉我, 他们只是值班,一个月850元工资,扣除“五险每 月只有五六百元工资,这就是他们的生存的生态。从工资到环境一切都处于艰难中。我终于明白什么是夕阳工业,什么是朝阳工业。过去的朝阳今天的夕阳,今天的 朝阳,明天的夕阳。我知道仅仅是部分,原本不该失落的遵义铁合金厂命不好,和人一样,终于失落,终于沦落,终于走失在市场经济的大潮里。

 

 

故乡是用来怀旧的  (图文原创)

风吹过我的脸庞,车行驶在返回的路上, 南门关高楼林立,遵义的房价直逼贵阳,听老乡们说一般三千多一平方,火车站那边四千多,好点的以上六千。但,当地政府要在八五厂修建2000套廉租房,满 足和解决低收入人群的住房。八五厂的福祉啊。遵义市的变化瞩目,属于一座有希望的城市,我的故乡。

(来源:珊 畅 新 浪 博 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