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遵义文艺10010

坚持铸就永恒、自由成就辉煌!2017-有你.有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生只等一壶茶  

2013-12-09 12:32:38|  分类: 黔北文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一生只等一壶茶

肖勤

 

 

没有一个县城,能像湄潭这样,大街小巷,四处是茶馆。

早上八点不到,街上的商铺一家家都还在沉睡时,唯有一个行当的铺子,是肯定开门营业了的——那就是茶馆。

一条条搁杯子的长凳擦得锃亮,长期茶水的浸润,杉木本来的乳白色已经看不到了,只见一层油黄色,亮亮的,著名油画作品《父亲》里的主色调一样,一看就颇有一份沧桑的味道;炉火总是很旺很红,炉上硕大一桶水,呼噜呼噜很努力地冒着白腾腾的雾气,煞是热闹。

尽管茶馆老板起得很早,却仍不及等早茶喝的人早.微寒的晨风里,老板忙前忙后地赶工,喝早茶的人们三三两两地在店门口有一搭无一搭地闲聊着,也不催,好像老板忙不忙,全然与他们无关。

茶馆与茶楼不同,它是大众而简单的,七八条四五米长20公分宽的条凳往那里一摆,再在条凳中间放上一排排竹制的软背椅,人往上一坐,半坐半躺的姿势,让人不清闲都难。无论是有钱的、还是穷老爷们儿,谁坐上去都象个老爷——悠哉游哉。顺着人们半昂着头看出去的视线,茶馆老板颇有心机地在墙半腰悬挂了一台电视,整天整天地放着碟片。有老掉牙的《封神榜》,也有最新最火的好碟,内容品种花样繁多,要啥有啥。有踩三轮的,中午休息时跑到茶馆门口,也不进去,坐自个儿车上看免费片,老板也不恼,由他看。

湄潭的市井男人,但凡过了五十岁,姑娘儿子大了自己想管也管不了了、除老婆以外的女人也不太爱偷望眼了以后,便成了茶馆的常客。每天踩着点儿地按时出门按时到岗。劲头远胜过上班的人。

在湄潭,人和茶之间似乎与生俱来就有着一份默契,不浓也不淡。那份感情融在每一杯翠芽里,看不见,唯得用心灵去品,才品得出。

湄潭的男人一到了茶馆,大都变了性格。急躁的人静得下心来了,心事重重的人也看得开了。一年到头忙的事情、大半辈子操心的事情、许多年放不下的事情……全都丢开了去。仿佛他们这长长短短的一生、乐或哭地一路走过来后,最终都是为了到茶馆来,等那一壶茶水开。

一般来说,茶馆里第五排靠通道出口的座位是最好的,进出方便,看着电视脖子也不酸,视线刚刚好!早早的来,大多是为了抢这个座位。等老板把第一杯茶沏上来,趁着茶水氲氤的雾气正浓时嗅上一口茶叶香,再练内功一样用气流吸进一口茶,呷一呷、整个人便完全进入了“蹲茶馆”状态。

说是“蹲茶馆”,绝对没有错,一坐一守就是半天,不用“蹲”是形容不透湄潭人坐茶馆的这份执著的。

李政道在湄潭求学期间,跑到茶馆看书,为的是求一个读书的地方,“周围再吵也不管”。

市井男人比不得李政道,他们的后半生,就是专门来等那一壶茶的。坐在那里,什么都可以想、什么都可以不想。

如此而已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