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遵义文艺10010

坚持铸就永恒、自由成就辉煌!2017-有你.有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茶韵悠悠  

2013-12-09 12:00:07|  分类: 黔北文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茶韵悠悠

肖平义

 

唐代陆羽在《茶经》中记载:“黔茶生思州、播州、费州、夷州……往往得之,其味极佳”。夷州,就在今天的凤冈绥阳镇一带,唐时还处于蛮荒时代,但茶树的栽种,已然声播长安。自唐而今,由夷州而龙泉而凤泉而凤冈,乌江岸边的这方水土数易其名,茶香却经久不散,茶事也一直不绝。古夷州凤冈,种茶历史悠久,处处飘逸着茶香,弥漫着悠悠茶韵。

一样的茶,多样的品。夷州人不同的饮茶方式,在逝去的那些岁月里,能显现出迥异的地位和身份。

茶馆里悠然落座,长嘴壶频频点头,盖碗茶喝出呲呲的声响。说书人抑扬顿挫的声音中,茶客完全沉浸在悲欢离合中,直到醒木响处,才回到现实世界来,继续品他的茶。这样的茶客,注定不是达官显贵,达官显贵不屑到来;也注定不是泥腿农夫,泥腿农夫享受不起这份清闲。这份雅静,属于闹市中的静者,属于温饱不愁但也不是阔得流油的人。

冬日萧瑟的风雨中,木门吱呀地开合,长胡白帕的老者和虎虎生气的后生聚到一起来,围着毕毕剥剥炸响的疙蔸火,喝着涩涩的酽酽的沙罐茶,讲些老掉牙的永远也讲不完的故事。这是一幅古老的风景。农家闲冬的时光在茶罐中打发,家长里短在茶话里互通,恩恩怨怨在土巴碗传来递去间消散。小砂罐在火塘里煨着,水干了又掺,茶淡了又放,直到有人发出鼾声了,人们才渐渐散去,留下主人半是埋怨半是高兴地扫地壅火。埋怨,是因为来的人多了,多烧柴禾多费茶;高兴,是因为山朝水朝不如人朝,人家愿来,是看得起自己,说明自己人缘好呢。

茶长精神。在农家,茶不单单是一种解渴的饮料。清晨起来,捻几张茶叶,油煎了,炒一碗剩饭或淬一盒茶汤,整下肚就可以忙活到中午。大米下锅煮熟,沥起来,再将茶叶伴米饭炒得焦黄,米汤一股脑儿倒入锅中,熬成茶稀饭,这在凤冈北部乡镇几乎成雷打不动的饮食习俗。南部中部呢,更多的则是制作油茶汤,工艺讲究,味道鲜美,被誉为“干劲汤”,喝了爽心悦目。城郊近年来火爆的农家乐,城里人趋之若鹜的,实则就是油茶汤。民谣说:“早上喝碗油茶汤,不用医生开药方;晚上喝碗油茶汤,一天劳累全扫光;天天喝碗油茶汤,鸡鸭鱼肉也不香”。凤冈人对油茶的酷爱,由此可见一斑。

茶楼的出现,是一道新的风景。霓虹闪烁处,茶客云集。同学师生,亲戚朋友,情侣家人,择一间优雅小屋,泡一壶凤冈产仙人岭绿茶,清音入耳,清茗润心,不失一种飘然欲仙的感觉。端起紫砂杯,观沉沉浮浮的茶舞,半垂竹帘的淡绿里,茗液倾倒,化作不息的茶韵悠悠。

凤冈,“中国富锌富硒有机茶之乡”行走在田坝生态茶园,林中有茶,茶中有林,林茶相间,湖光山色,风韵独存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